《陽城朗月》文集

张肇鴻

4. 一支紅杏出牆來

观赏电影,是凤凰城华人早期有过的文娱生活。在上世纪七十年代,由黄溪俊、陈素月夫妇租用西人电影院,每星期放映三晚华语电影娱众,不过当时本地华人有限,因而不能持续经营而停止运作。

到了八十年代,有大量中国移民来到凤凰城,又有《山东》餐馆老板兼营华语电影的包埸售票,不少从事餐饮业的新移民,都有看午夜场电影的回忆。

凤凰城的最后一场商业电影,是1993年10月在《六福酒家》放映的《双旗镇刀客》,这是中国大陆的第一部十分卖座的武侠片。在此之后,再没有华人从事商业电影的播放了。

相对于本地文化生活的枯燥,内华达州的拉斯维加斯,夜生活却是一片火红!

九十年代是赌城的黄金时期,包括米高梅赌场重建,金字塔、金银岛、高塔、巴黎、纽约‧纽约、石中剑、百乐宫、以及炸毁重建的阿拉丁等等,新赌场如雨后春笋般先后拔地而起。用金子堆彻成的拉斯维加斯大道更显得璀璨无比,赌城迈进了金碧辉煌的新世纪。全世界的富豪商贾都来此地一掷千金,而无数的艺人和剧团也到这裡掘金揾银。

赌城满园春色关不住 ,更是一枝红杏出牆来 ,当时把大SHOW的广告打进了 春风不度玉门关的凤凰城。

1991年7月,本地报上登刊了 香港鸣芝声粤剧团 到赌城 利维拉赌场(Riviera) 演出的广告。由盖鸣晖、阮兆辉领衔主演的 再世红梅记和 洛神等粤剧,票价最低$10,最高$100。凤凰城有不少香港、广东华侨趋之若鹜,开车到赌埠观赏。

1995年圣诞,又有 仅此一晚 的林子祥、叶倩文在米高梅(MGM)赌场大舞台开骚,这一对当时被认为是的 绯闻男女演唱会轰动华人世界,六千华人从美国各地开车和乘飞机涌到了赌城,其人数还未包括当晚因风雪阻挡交通,而未能及时赶到但已购票的观众。

凤凰城的华人也不甘落后,由当时的华美实业公司、凤凰旅行社,特地组团前往观赏,这是本地华人第一次集体购票租大巴去赌城观看大骚。这次show很有娱乐性,不只因为这两位是实力派的歌星,更令人想去八卦一下他们十多年来的绯闻。

当年香港歌坛把著名歌星封号分为神、圣、侠、霸、后、仙、隐。他们分别是:歌神许冠杰,歌圣谭咏麟,歌侠梅艳芳,歌霸甄妮、罗文,歌后徐小凤,歌仙张国荣,而歌隐则是林子祥,因为林子祥平日不高调,隐藏却有实力。叶倩文直率开朗,是鬼妹 性格。她开始跟林子祥学艺,以后却做了入室子弟并闹出绯闻,林子祥为此与太太离婚,此事闹得满城风雨,林、叶唯有离开香港去了加拿大。

1995年,他们决定到拉斯维加斯开一场仅此一晚 的演唱会,籍此公开关系,给绯闻划上句号。

林子祥是香港乐坛中能用真音唱出最高音阶的歌星。演唱会一开始,林子祥便唱出男人当自强,真的汉子等豪迈歌曲,而叶倩文则以一曲风行华人世界的潇洒走一回 揭开序幕。接着,两人手牵手,唱出了他们彼此的的心声:选择。

为了应付来自世界各地的歌迷,他们作了精心的淮备。

演唱会上有别开生面的对话单元。观众问叶情文:你们在拍拖吗﹖答:你问得太迟,我们早已公开。问:几时结婚﹖答:未应𠄘嫁。问:你的三围是多少﹖答:这里大些,这里细些。问:可以和你唱支歌吗﹖答:可以,请上台来。我太高了(叶把高跟鞋脱下),一同唱起了明明白白我的心。她更走下台献唱并与听众握手,大打友情牌。

当然也有不客气的观众,在演唱过程中不时听到有人高喊姦夫淫妇,还有人在问答中提出各种尖锐的问题。林、叶也不是省油的灯,他们早就做好了几个牌子,由助手拿着上台,遇有好的提问便举出谢谢关心的牌子,对绯闻问答便举不作回应 ,对中伤尊严的,直接举牌关你屁事! 但举牌归举牌,全场林、叶始终都面带笑容。

最后,叶倩文穿上婚纱般的晚礼服出场,台下不少歌迷送上的鲜花和礼物,在热情又刺激的气氛中,他们完成了这次有人生有特殊意义的歌唱会,受到热烈的祝福,是他们收到最好的礼物。

而对于MGM赌场来说,阿Lam(林子祥)和Sally(叶倩文)才是圣诞老人送来的最好礼物,是他们引来上千上万的恩客,不但高价门票一早售罄,而且一到赌场,人们就急不及待地把屁股粘到赌枱的座位上,把手放在老虎机的摇把上,开始争分夺秒地,毫不手软地,满不在乎地投下数不清的钞票和银币,为了一个难圆的金色美梦,几千人意思意思地撂下一千几百,让赌场立马进帐百万!仿佛听到了一个柔和且青翠欲滴的声音:为了拉斯维加斯的綠色,请多带些美钞来!

凤凰城华人首次组团到拉期维加斯观看演唱会,让人留下了那个时代的印记。


米高梅(MGM)大赌场酒店

2023-03-04

(返回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