尋覓亞利桑那州歷史上最早的華人餐館      張肇鴻

花旗餐館 (American Kitchen)

廿世紀之初,亞華人已經從事餐館業和開設什貨店鋪,但這些歷史能被記載下來的資料卻不多,照片則更少。據歷史資料,從1900年至1940年,由鳳凰城華人開設的餐館有30間。而目前能找到亞省最早期的餐館的相片只有兩張,一張是1900年,在鳳凰城中心地帶,由余康中(Sing Yee, Sr.)經營的《花旗餐館》(American Kitchen)。餐館位於市區繁華的中央街 (Central),是當其時極少數的中式餐館之一。余先生學貫中英,經營有方,與當時的政商關係良好,不少初到埠的余氏宗親被收留工作或得其幫助。余康中還擔任過斐匿華僑學校校長,抗戰時是斐匿華人救國後援會的副主席。雖然《花旗餐館》原址已不存在,已無法進行更一步的歷史遺址保護,但作為華人經營的第一間餐館,卻有著十分重要的歷史意義。更難得的是,余康中留下了一張家庭相片,為亞省華人家庭歷史留下了珍貴的人文資料。

  

余康中(Sing Yee, Sr.) 經营的《花旗餐館》

余康中家庭相片

 

坎坎餐廳  (Can-Can Restaurant)

"中國瑪麗"與《坎坎餐廳》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另一張餐館相片是在相同的年代,在土桑地區的墓碑鎮,由阿龍(譯音)和他的太太"中國瑪麗"(廣東中山人) 所開設的《坎坎餐廳》 (Can-Can Restaurant)  

關於被墓碑鎮人稱為的"中國瑪麗",是亞省早期華人的一個傳奇女子,報章曾有報導,被人稱為"美國唐人街女當家"。中國瑪麗,真實身世、出生年齡無人知曉,她以阿龍的妻子身份出現墓碑鎮上。她身材豐滿、健美,經常穿著繡著考究的圖案、以絲綢錦緞為多的唐裝,華麗出眾,穿戴著很多與眾不同的珍奇珠寶。中國瑪麗辦事手法利落,當年唐人街各行各業都由她經手,身份、契約、找工作、薪水、船費全都由她過目、介紹批準,沒有中國瑪麗聯絡搭線,華人很難找到工作。那段時間她和舊金山的六大華人會館(有譯成6大公司Six Companie) 有良好的密切關系,互動交往頻繁。那時候大部份的華人都居住在鎮上第三街到第五街一帶,華人住屋很緊密,屋裏都挖地下室可以對外相通,有些地下室用作賭場、鴉片館之用,其中也有活動中心、中華會館,以供大家聚會。阿龍和妻子兩人除了經營自己《坎坎餐廳》  (Can-Can Restaurant),還經營禮品店、職業介紹所、批發買賣生意,也兼營鴉片館、紅燈區的營業權,夫婦倆的財產非常可觀。白人眼中的中國瑪麗就像一個女王一樣,唐人街上的芝麻大小事,她都管。是當時唐人街的掌權大姐大。中國瑪麗為人四海、豪放,有女俠的骨氣,又是一位慈心善腸的女子,許多有病痛、沒飯吃的人上門求助,中國瑪麗不會拒他們在門外。曾經有一位白人牛仔從馬背上摔了下來失去一條腿,中國瑪麗不但請人送醫,負擔所有的醫院開銷費用,一直到白人牛仔完全康復為止。中國瑪麗的一生多彩多姿,是敢愛敢恨的性情中人,她曾經和一個鐵匠私奔,還被捉了回來,囚禁了一段日子。

更令美國人不可思議的是,在19061218日,當67歲的中國瑪麗去世時,其葬禮的公開儀式轟動一時,資料提到,中國瑪麗入殮後的柚木棺材停放在愛倫街的自宅中,屋裏點著細細的線香,供桌上有燒全豬、全羊、雞、鴨,有蔬菜生果,另外還有四位男士披麻戴孝,整夜在靈前拜祭、燒香、誦經不停,凡是來參加葬禮的中國婦女,均衣著華麗,臉上塗著厚厚的白粉,表情悲哀,她們配戴玉翠、象牙等飾物。有專業的樂班子吹奏著挽歌,不停地撒下大量的冥紙,用來打發那些黃泉路上的討債鬼,免得妖魔鬼怪阻擋了死者的去路,順利地抵達極樂世界。到了靴山公墓之後,棺木徐徐落穴下葬,葬禮之後,墳上供的好肉好菜也讓當地的居民分享,她的葬禮讓白人們大開眼界,並且在坊間不斷地流傳著、稱頌著這位中國奇女子。

我們於20159月去過墓碑鎮探訪,尋找"中國瑪麗"的蹤跡。小鎮仍保留著當年舊貌,在原唐人街的地址,仍可以看到Can-Can字樣,可見阿龍和"中國瑪麗"開設的《坎坎餐廳》  影響至今不減。我們還去到愛倫街中國瑪麗所住過的房屋原址,看到她的相片和資料。這所房屋是否能作為歷史遺址保護其實已不重要,因為整個墓碑鎮已是亞省歷史文化的一個組成部分。臨別之際,我們專門去了鞋山公墓的"中國瑪麗"墳墓,向這位"作千秋雄鬼死不還家"的女漢子鞠躬致敬。

 

在原唐人街舊址,仍可以看到Can-Can字樣

我們去到愛倫街中國瑪麗的房屋原址

同為中山人,太太向中國瑪麗致敬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在鞋山公墓的"中國瑪麗"墓前,我向這位"作千秋雄鬼死不還家"的女漢子鞠躬。